后疫情時代,大學生創業項目孵化呼喚升級

  • 中國青年報
  • 2020-09-08 09:08:25

校園封閉使得“保護門”成了“隔離門”

后疫情時代大學生創業者的危與機

復工4個多月,武漢理工大學藝術與設計學院博士生劉志哲仍能強烈地感受到疫情給自己的創業項目帶來的“沖擊波”。

他入駐校內創業基地已有4年,瞄準文化陶瓷產業。按照校園疫情防控管理,公司的大門封鎖超過半年,員工只得采取線上辦公??蛻魺o法實地查看樣品,許多合作被迫暫停;團隊年前簽下的洪山區中小學生周末陶瓷研學項目,也因中小學尚未復學而擱淺。

幾個月來,這家尚在校園里孵化的企業面臨“生死難關”,營業收入減少了50多萬元,團隊有5人陸續離開。劉志哲一邊抓緊尋找新的業務,一邊祈禱:“如果熬到全面復課,公司業務就能夠快速恢復起來。”

在武漢這座擁有百萬名在校大學生的科教大市,頻頻崛起的大學生創業新秀曾攪動江城雙創一池春水。伴隨疫情風暴過后,高校疫情防控轉入常態化管理,師生返校,教學工作恢復正常秩序,但在校園創業孵化基地里,大量剛剛“破殼而出”的學生創業公司依然在面對疫情留下的“危與機”。

校園創業“保護門”成“隔離門”

位于華中師范大學創業園的木子嵐工作室,創始人黃子豪在2月底就聽到了“危險”的信號。

這家校園在孵企業,從事高品質動漫和游戲制作,擁有40多名全職員工,年盈收超過400萬元。疫情暴發不久,基地指導老師就提醒他和基地里的其他創業者:“校園疫情防控有特殊性,短期內可能無法恢復辦公,要及早另作打算。”

2月底,家住華師校內的黃子豪就四處打聽合適的校外辦公場所。4月初線下復工后,他帶領團隊輾轉到一個朋友閑置的商鋪里過渡,但辦公設備大都放在校內,他只好花幾萬元重新購置應急。

在焦灼中度過一個月后,眼見創業園開放無望,這位90后創業者下決心租下一層350平方米的寫字樓,“螞蟻搬家”似的,用電瓶車將公司從校內搬了出來。

“以前在校內是大學生創業扶持項目,租金有獎補政策可以申請,多了一層保護門。但現在算上租金、水電費和物業管理費,相比于校內,公司每年要多出20萬元的租房成本。”

疫情發生以來,高校疫情防控管理的特殊性,使得大多數建在校內的創業基地基本上處于封閉狀態,辦公場地短期內無法恢復入駐,給早期在象牙塔內保護性孵化階段的創業者增加了租金壓力,也加劇了團隊人員的流失。

華中農業大學創業者錢君也遇到了類似的難題。

這位24歲的園藝專業在校研究生,兩年前籌劃創立了一家專注于有機肥研發生產的公司,申請了20項發明和實用新型專利,有8名全職員工,還在紅安縣建立了工廠。“疫情期間正值春耕肥料使用旺季,交通阻隔導致4000噸的訂單發不出去,公司損失達200萬元”。

學校創業園區封閉,團隊無法入駐辦公。5月創業園區租房合同到期,他申請搬了出來,重新在南湖附近租了新辦公室,“以前員工吃住都可以在校內,房租也比較便宜?,F在每個月要多花兩萬多元”。

不同于黃子豪和錢君在無奈之下的果斷,還有些孵化于校內基地的創業團隊則一直在苦等“隔離門”解封的那一刻。

湖北商貿學院2019屆市場營銷專業創業者熊爭權,疫情中只得讓團隊采取“云辦公”。但成員工作時間不穩定,團隊成員之間以及公司與客戶之間的溝通效率降低,客戶得不到及時回復。他創立的武漢沐云環??萍加邢薰驹儍r客戶量較以往減少50%-60%,公司流失了30多個客戶。

據黃子豪觀察,在華中師范大學校內創業基地,除了他之外還有29家學生創業企業,由于公司小、底子薄,沒有多余的資金再租新辦公室,都曾苦苦等待,“受疫情影響,訂單量大幅減少,有13個學生創業團隊虧損額達20萬元以上”。

據一位長期從事大學生創業輔導的高校教師分析:“武漢市有82所高等院校,如果按照每所高校僅有10家在孵創業企業計算,全省也有近千家創業公司。但截至8月中旬,校內創業基地允許創業者在做好疫情防控情況下復工的仍是少數。”

記者在采訪中也了解到,盡管創業基地受限于校園疫情防控管理而封閉,但大多數指導老師都不會將創業者的訴求“拒之門外”。

在某省屬高校創業學院,今年上半年創業基地就辦理新增入駐企業20余家。

該基地負責人表示,具備出入證明的老師大都會用“螞蟻搬家”的方法,幫創業者把營業需要的工商執照、勞動合同、辦公電腦等重要資料設備運出校園,讓創業者在校門外領走,或者幫他們郵寄。

“逆境”中尋求突圍

“危機亦是轉機。這場疫情風暴給我們上了一堂很好的風險教育課。”黃子豪說,搬入寫字樓里后,雖然運營成本增加,但公司效益相較于以前也在增長,展示給客戶的形象更好,有利于公司長遠發展。

校內孵化的問題是,校內創業基地歸屬于學校,被當作教學樓管理。入駐校內3年來,員工每天上下班得與學校作息制度同步,很多管理也得遵從校園規定,“很多客戶來公司一看,與學生混在一起,對公司的實力認可也會大打折扣”。

“做企業說到底是市場行為,與上學不一樣,講究效率,要跟緊市場。校內創業基地適合短期孵化,但過于依賴校園的保護,對公司長期發展不利。”盡管疫情期間公司各類損失達64萬元,但黃子豪堅信,越早接受市場磨礪,團隊越能快速成長。

團隊的合作方式也在危急之中求變。入駐武漢軟件工程職業學院創業學院,從事高端化妝品短視頻拍攝的95后創業者吳杰,疫情期間因發不出員工工資,好不容易組建的8個人團隊瀕臨解散。創業導師高澤金了解后,指導他以“員工變合伙人”的方式,將股權分配給團隊,以股份分紅代替工資形成激勵機制,幫助公司重新聚齊,“這讓我節省了10萬元支出,最關鍵的是團隊留住了”。

在疫情的危機中尋找商機,順勢而為也成為創業者的破題思路。

劉志哲團隊曾歷時3個多月,設計出一組陶瓷紀念章,以“身穿藍白色防護服,頭戴護目鏡,抬起右手緊握拳頭注目前方的志愿者”為原型,命名為《逆行者》,他拿出獎學金和部分創業補助湊了3.9萬元制作成品。7月27日,他專程趕赴廣州,將制作的50套陶瓷紀念章親手送到鐘南山院士團隊手中,表達感恩之情。

劉志哲的這次愛心之舉被一家企業知曉后,該企業一次性捐助了6萬元,邀請他們制作160套產品,贈送給武漢市的民間抗疫志愿者。目前還有幾家單位看到他們的設計方案后,也聯絡上團隊,邀請他們來負責抗擊疫情紀念的展示設計。

大學生創業項目孵化呼喚升級

后疫情時代,如何做好校園常態化疫情防控,并及時指導扶持創業團隊發展,更加考驗高校相關部門的智慧。

武漢軟件工程職業學院創業學院副院長高澤金介紹,4月底,學校就綜合研判疫情防控和細致部署,開發了一套自動測溫設備,做好消殺的基礎上,在武漢高校中率先開放創業基地,讓該校20多家企業的90多名創業者恢復了線下正常上班。

專注大數據精準營銷軟件開發的武漢夢軟科技有限公司孵化于該校創業學院,已成長為一家國家級高新技術企業。創始人90后熊泉浪介紹,得益于母校創業基地的及時復工,讓團隊凝聚在了一起,他們通過整合流行的各類優惠券、紅包、秒殺等營銷工具,研發出一款移動App,在中小企業客戶群體中開辟了新業務。據他統計,上半年復工以來,公司已新接10個項目累計達150萬元。

華中師范大學中科創業學院院長丁玉斌指導大學生創業多年,他表示,大學生創業者因其學習能力強、知識面廣、富有創造活力等逐漸成為“雙創”中的主力軍。后疫情時代,如何扶持處于早期孵化階段的大學生創業團隊,穩住生存推動發展,對于大學生創業者、高校創業基地、創業孵化導師都提出了新的命題。

丁玉斌分析,國內現行的高等教育一定程度上停留在工業化時代生產線式的模式,培養出工業化大生產所需要的標準化人才,但對學生創新創業思維、態度、技能和知識等培養上存在方式固化、方法單一等問題。

他認為,隨著人類社會進入大數據時代,尊重學生的個性化發展、培養創造性人才呼之欲出,“創新創業教育作為體驗型、實踐型和實戰型的培養方式方法,順應了時代發展。高校師生對創新創業教育的認識理念有待提升,需要被認可和支持”。而大學生創新創業更應該立足于產教研學用融合,深入挖掘專業和產業尋找痛點,不局限于校園市場項目。他同時也表示,創業企業的成長是市場選擇優勝劣汰的過程,必須積極融入接受市場挑戰。

高澤金則建議,可以探索建立高校創業基地與社會孵化器的多級銜接機制,施行分級孵化,“比如在校園里孵化到一定階段后,定向推送進入社會孵化器,推動引導接受市場競爭”。他表示,盡管受限于校園疫情防控管理,讓很多大學生創業者一度進退維谷,但“哀鴻遍野”的情況并不多,“這場危機也會倒逼‘真創業者’推出一些新的業態做大做強,讓‘假創業者’出局”。

分享到:
?
  • 至少輸入5個字符
  • 表情

熱門資訊

 

聯系郵箱:553 138 [email protected] 法律支持:廣東海新律師事務所 劉海濤 律師

粵ICP備18023326號-36未經授權不得鏡像、轉載、摘抄本站內容,違者必究!Copyright 2016 IGDZC. All Rights Reserved

廣東之窗 版權所有


免费下载最新九乐棋牌游戏 股票新手入门 河北快三技巧规律 香港免费资料+王中王 河南快三形态走势 配资炒股是什么意思 体彩排列3最近500期查询 湖南体彩赛车走势图 河北11选五乐选五中奖规则 一分钟开奖投注手机app 杭州融亨股票配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