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吒》“急急如律令”咋翻? 這個問題上了微博熱搜

  • 揚子晚報
  • 2019-08-26 14:11:05

票房一路高歌猛進的電影《哪吒》近日陸續在北美和澳洲上映,又引發新話題。網友頗操心,“急急如律令”、“我命由我不由天”這些好玩的傳統文化梗,到底要怎么翻譯,才能傳達傳統文化原味,讓老外看懂呢?并在網上掀起了“哪吒臺詞梗翻譯大賽”。多位翻譯專家在接受揚子晚報記者采訪時,肯定了網友的才華。但“急急如律令”譯為“fast fast biu biu”則集中被指不靠譜——“這么翻很有趣,但國外觀眾絕對看不懂。”

“急急如律令”咋翻?

這個問題上了微博熱搜

網友掀起“哪吒臺詞梗翻譯大賽”,成為網絡熱門話題。討論度最高的就是片中的油膩大叔太乙真人那句“急急如律令”。語出“日月同生,千靈重元,天地無量乾坤圈,急急如律令。”這是中國道家文化里的一則符咒咒語,要怎么翻譯,外國人才能理解意思呢?網友感嘆,這世上本沒有熱搜,原本一個人想不通的問題,想不出的人多了,就成了熱搜。

其中,“fast fast biu biu”被譽為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fast fast”遵從了原文中的“急急”二字,做到翻譯三原則“信達雅”里的“信”;后面的那個“biu biu”就更出彩了,這是用象聲詞表現法術的厲害之處,做到“信達雅”里的“達”。

腦洞大開的網友給出的答案還有chicken chicken like green zero,字面翻譯就是“雞雞如綠零”。也有人科普,這本意是說傳遞命令的速度如同律令一樣快,最好翻譯成speed is like lvling。雖然“快”的意思傳達到了,但似乎少了點咒語的感覺。

被哪吒經典臺詞難倒

網友自嘲“用盡畢生英文功力”

再比如“我命由我不由天”,有網友翻譯成I am the master of my fate。就有人認為,不夠霸氣。這么熱血的場景,必須強調句走起!That is me to be the master of me!再諸如“雖然有點嬰兒肥,但也掩不住我逼人的帥氣”,“龍族存亡,就在你一念之間”也都引發討論。

好玩的是,“那你去……去了就別回來了”申公豹結結巴巴、讓人引起各種誤會的臺詞該咋翻呢?“If you go……gone,never come back”獲好評,因為其還區別了結巴前后的動詞時態問題。

至于片中陳塘關排名第一的小詩人哪吒,打油詩張口就來,配著他又喪又慵懶的聲音和表情太吸粉。“我是小妖怪,逍遙又自在,殺人不眨眼,吃人不放鹽。”“生活你全是淚,越掙扎越倒霉。垂死掙扎累不累,不如癱在床上睡。” 這中文念起來押韻又幽默的打油詩,翻譯成英文咋整,也是激發網友用盡畢生英文功力。

翻譯老師建議

可直接音譯JI-ji-ru-lv-ling

對此,翻譯老師張雯琴告訴揚子晚報記者,“fast fast biu biu”就有點像中式英文,盡顯國內網友的幽默感,但老外肯定是看不懂。其實,也可以直接用拼音來翻譯咒語,推廣中國文化。國外觀眾就算在觀影時沒辦法那么快理解,也可以通過查閱資料理解。

另外業內人士都比較贊同的方法,就是“不需要翻譯,直接音譯,以后外國人也都會念咒語了。”像電影《獅子王》里面彭彭和丁滿,他們嘴邊常說的那句“Hakula matata”,中國觀眾不是也聽的挺順耳嗎?如此音譯,年輕人可以接受。

來自俄羅斯的大衛是清華大學人文學院研究生,是“漢語橋”全球外國人漢語大會比賽總冠軍。他想出了多種翻譯方法,比如直譯:Let my order be carried out immediately。 或者用拼音直接翻譯成 JI-ji-ru-lv-ling。也可以再找找英文典故里的類似的詞來用,比如abrakadabra,這本來是阿拉伯語的咒語,來自《一千零一夜》,后來很多語言直接把這個詞音譯。所有的咒語都有韻律,有節奏,往往很有書面的色彩。比如“哪吒”這個詞的翻譯,也可以用拼音法,或者翻譯成拉丁文。

翻譯也要貼合作品的風格

電影臺詞“信”和“達”最重要

南大英語系碩士畢業,目前在出版社從事編輯工作的付裕則認為,網友都很有才啊,真是各種奇思妙想。“電影臺詞主要還是要表達清楚意思,主要做到信和達,像‘急急如律令’這樣的,我覺得還是需要翻譯,傳達出‘快’的意思,quickly quickly,go go,我就覺得挺好的。”

付裕表示,像biu biu用在電影字幕里也可以,比較萌嘛又搞笑,記憶點比較深,也符合這個電影。其實翻譯也要貼合作品風格,一般如果是書中的翻譯可以“雅”多一點,押韻和文學典故都可以用,以注釋的形式進行說明就好。當然,biu biu還是挺脫離外國人的語境的,單獨看肯定一頭霧水,但如果配合電影和聲音,應該也能理解。

付裕說,李安的《飲食男女》這部電影標題的翻譯eat drink man woman,《臥虎藏龍》的英文名crouching tiger,hidden dragon,這些翻譯都比較直接,乍一看好像都沒有傳遞出中文的意蘊,但是有了電影內容的豐富,這種在英文語境中陌生的短語也就被賦予中國文化的獨特色彩。

根據在學習中接觸到各種翻譯理論,大衛給出建議,“文學作品也好,影視作品也好,翻譯特定的詞的時候要考慮到整體翻譯風格如何,所以沒有百分之百的答案,該如何翻譯那句話。”在他看來,從事文藝作品翻譯工作,跟做普通翻譯工作是兩碼事。除了對別國的國情、語言了解之外,還需要學習文藝翻譯學的理論。

分享到:
?
  • 至少輸入5個字符
  • 表情

熱門資訊

 

聯系郵箱:553 138 [email protected] 法律支持:廣東海新律師事務所 劉海濤 律師

粵ICP備18023326號-36未經授權不得鏡像、轉載、摘抄本站內容,違者必究!Copyright 2016 IGDZC. All Rights Reserved

廣東之窗 版權所有


免费下载最新九乐棋牌游戏 刮刮乐有中大奖的吗 捕鱼516棋牌游戏 姚记棋牌提不了钱 怎样分析股票涨跌 手机赚钱的网站 麻将来了哪个玩法最大 快乐彩12选五开奖 大众麻将玩法 全民玩捕鱼激活码 遇乐棋牌安卓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