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持續加強野生植物保護 健全法律體系

  • 新華網
  • 2020-07-31 16:42:44

如果沒有多年前風中搖曳的那幾株青蒿,屠呦呦不會發現青蒿素,為世界帶來了一種全新的抗瘧藥;如果沒有野生稻基因留存,袁隆平無法培育雜交水稻,為14億中國人的口糧安全帶來一份沉甸甸的保障。

當前,我國正在就《國家重點保護野生植物名錄》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也將進一步加大野生植物保護力度。為什么要修訂和調整名錄?我國野生植物保護面臨怎樣的形勢?未來將如何保護?記者進行了深入采訪。

我國持續加強野生植物保護

國家林草局野生動植物保護司副司長賈建生介紹,我國是全球植物多樣性最豐富的國家之一,擁有高等植物3.5萬余種,約占世界總數的10%,其中超半數物種是中國特有。

“野生植物是寶貴的自然資源和戰略資源,在保護生物多樣性、維持生態平衡、發展生物產業、滿足人類物質文化需求等多個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賈建生表示,一個物種就是一個基因庫。隨著科技進步,潛在的基因價值為人類的未來帶來無限可能,反之,如果物種基因還未開發就永遠失去,這種損失無法估量。“保護野生植物,守護遺傳多樣性,就是保護我們更加美好的明天。”

作為自然生態系統的重要組成部分,野生植物的物種變化還可能引發其生存網絡的連鎖反應,導致一系列物種滅絕甚至生態系統的不穩定,發生生態災害。有研究表明,一種植物往往伴生著10-30種生物物種。一旦一種植物滅絕了,10-30種生物都會受到牽連和影響。

也正因此,多年來我國持續加強野生植物保護,1999年發布《國家重點保護野生植物名錄(第一批)》,對200多種我國天然生長的珍貴植物和具有重要經濟、科學研究、文化價值的珍稀瀕危植物進行保護。

全國還設立了1.18萬處自然保護地,保護了90%的植被類型和陸地生態系統、65%的高等植物群落;建立200余個植物園和樹木園,保護了2萬余種鄉土植物,約占鄉土植物總數的65%,其中約200種珍稀植物開展了野外回歸。

通過對德保蘇鐵、華蓋木、百山祖冷杉、天臺鵝耳櫪、普陀鵝耳櫪等近百種極小種群野生植物實施搶救性保護,以及野生稻和野大豆等農作物野生近緣種的就地保護,部分瀕危野生植物種群數量逐步恢復。

環境破壞、過度利用導致野生植物保護形勢嚴峻

中國科學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員覃海寧說,雖然保護力度不斷加強,但珍稀瀕危野生植物通常是一些數量少、分布狹窄和對環境依賴性較強的物種。多年經濟快速發展導致環境破壞,再加上一些公眾由于了解不足、商業化驅動對野生植物亂采濫挖,我國野生植物保護形勢非常嚴峻。在我國3萬多種高等植物中,有3000多種處于受威脅或瀕臨滅絕的境地。

多位專家表示,在此背景下,盡快更新、調整保護名錄,向公眾客觀展示當前野生植物物種的瀕危狀況,為政府制定保護政策、實施執法提供可靠依據,尤為重要。

以蘭科植物為例。我國是世界上蘭科植物最豐富的國家之一,但由于蘭科植物并未列入名錄,缺乏規范化保護和管理,流通到市場上的野生蘭科植物又給部分經營者帶來可觀利潤,導致野生蘭科植物資源被過度采挖,其中以杓蘭屬、兜蘭屬、野生石斛以及國蘭中地生種類尤其嚴重。

覃海寧說,根據近年來我國野生植物資源消長情況和保護進展,《國家重點保護野生植物名錄(征求意見稿)》共收錄468種和25類野生植物,一級保護53種和2類,二級保護415種和23類,“收錄的物種數量增加一倍以上,保護范圍明顯擴大。”

“物種在名錄中得到體現,才能在執法行動中更好落實保護。”賈建生說,修訂名錄是我國加強野生植物保護的重要舉措。待征求意見結束后,我們會充分聽取公眾意見,綜合執法能力等多種因素進行合理調整,落實保護舉措。

健全法律體系,共同守護野生植物

專家認為,野生植物保護是一項長期系統性工程,需要進一步健全法律法規,也需要每一個人加強認識,從自我做起,共同保護野生植物。

“雖然我國已初步建立了野生植物保護法律法規體系,但目前對亂采濫挖野生植物、無節制開發及不合理利用導致對國家生態安全與生物安全存在潛在影響的行為,缺乏法律法規的規范和約束。”賈建生說,名錄調整出臺后,將跟進啟動修訂野生植物保護條例,并鼓勵各省出臺相應的法律法規,從法律上為野生植物“保駕護航”。此外,在繼續加大力度對珍稀瀕危野生植物開展就地、遷地、野外回歸等保護措施的基礎上,還將進一步強化執法,加大打擊野生植物違法犯罪力度。

覃海寧說,名錄是保護野生植物的重要抓手,應該建立一套穩定的珍稀瀕危植物保護跟蹤及更新體系,包括建立權威的物種信息系統、組建由專家和政府部門代表及各界人士參與的名錄編制委員會、制定保護名錄入選標準和退出機制以及意見反饋路徑等。“及時更新調整名錄,有利于更科學、有效率地保護野生植物資源。”

北京林業大學自然保護區學院教授張志翔表示,保護野生植物,歸根結底是要逐步樹立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理念。要將野生植物保護融入以國家公園為主體的自然保護地體系建設中,并在全社會加強野生植物科普宣傳工作,讓每一個人都成為參與者、行動者。

“我們不僅要保護野生植物,也要保護它的生長環境;不僅要約束自我不破壞野生植物資源,也要從消費端發力,拒絕來自亂采濫挖的珍稀瀕危野生植物,以及以珍稀瀕危野生植物為原料制成的消費品。”張志翔說。

分享到:
?
  • 至少輸入5個字符
  • 表情

熱門資訊

 

聯系郵箱:553 138 [email protected] 法律支持:廣東海新律師事務所 劉海濤 律師

粵ICP備18023326號-36未經授權不得鏡像、轉載、摘抄本站內容,違者必究!Copyright 2016 IGDZC. All Rights Reserved

廣東之窗 版權所有


免费下载最新九乐棋牌游戏 青海省快3开奖结果查询 排列三跨度500期带连线 排列3app 黑龙江11选5五码走势图 辽宁11选5推荐号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数据 山东体彩外省用户如何使用 彩票快乐10分口诀 安徽快3走势图 融盛在线 杨方配资平台